10847年2月16日晴心情很坏

今天真是该死的一天,我莫名其妙的被爸爸叫了回来,然后碰到那个该死的混蛋。像我这样尊贵的身份,凭什么他那样对我!我的第一次剑术修行的好心情就在遇见那个混蛋的时候消失了!不过他的车夫很厉害,好像达到了天空3级剑士,对!没错!天啊!他比哥哥还要厉害!好想拜他为师。不对,他是那个混蛋的车夫,我不能拜他为师!

不管爸爸叫我回来干什么,我还要继续我的修行,虽然我还没有达到学徒剑士,但毕竟我只有17岁。按照我们家族的优良血统,我应该可以像哥哥那样,在25岁之前,达到天空1级。35岁之前就可以,打败那个混蛋的车夫了!然后把混蛋的脑袋踩在脚下,让他不断的膜拜我,那样才可解心头之恨!不对,又想起那个混蛋了。算了,不写了。

帕瑞特是个美丽的城市,当然,也可以说是个美丽的国家。大街两旁长满了永远都像清晨的植物般活泼的树木。人们悠然自得的哼着吟游诗人的词曲,漫步在用石板铺成的大街上,可以想象人们的生活是多么的平静,好像前几年差一些被灭国的经历从没发生过。周围的店铺和旅店拼命的招揽着自己的生意,像是明天他们就再也不干了似的。医馆和公会人来人往,有时会看见有些人斗志昂扬的士兵,也会看到那些完成的任务,提着钱袋的佣兵,还会有一些鼻青脸肿的盗贼,我想他们可能是去医馆。

如果要问帕瑞特有什么特产,大陆上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告诉你,医馆、公会、小旅店。这主要是国家法律造成的。帕瑞特的法律是允许亡灵术存在的,这也是国家人口的主要来源。亡灵术是以研究人体来进步的,但研究活人是不人道的,所以常常拿死人来研究。另外的三个国家对死者的遗体是很保护的,帕瑞特也很尊敬遗体,但他们觉得死者应该为国家作最后的贡献,所以就造成的这条法律的形成。亡灵术最大的作用是解决祭祀治不好的外伤和合理的调理身体,当然,还有控制尸体成为尸奴。所以,医馆就是这样形成的。由于有了收费少的医馆,很多容易受伤的职业就疯狂的来到帕瑞特,像是盗贼、佣兵、冒险者、士兵等,最后各个公会就直接在这里建立分会了。外来人口流量大了,旅店就相对的多了起来,不过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比较“贫穷”的,所以,小旅店就成了创业的主流。

丽娜是个2级见习剑士,但不证明她的体力会比别人好。离皇宫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时,她就有些受不了了。她让随从回宫去叫马车,然后进入一家小旅馆歇歇脚。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偶尔听听人们在旅店大厅里的谈话也是很有趣的。

“听说克图特又要裁军了,哎,人家是一只狮子带绵羊。”

“不要烦了,虽然我们没有狮子,可我们有很大一群狼,起码我自己就是只狼崽子。”

这应该是帕瑞特人的对话。

“我说兄弟,你说你这伤是东城的医馆治好的?喂喂~东城有七八个医馆了,你说的到底是哪一个家?”

“嘿嘿~抱歉,我把名字忘了,一会儿我带你去得了,我看你的伤也不要紧嘛!”

这应该是外地佣兵的对话。

“尊敬女士,请问,您是刚到帕瑞特吗?不要紧,我知道一个比较好的旅店,我以骑士的名誉发誓,您一定会满意的。”

“谢谢,我们的骑士先生,我知道您一定会把我安排好的,再次谢谢您。愿圣洁的长枪永在汝手。”

这应该是骑士与祭祀的对话。

“我不想来的,她偏让我来,我来就来了,妈的,你跟我来干什么!难道我到哪都要有一帮的人跟着我嘛……”

“就我一个人呀!哪来的一帮人?”

“我讨厌别人抢我的话!我就是不想有人跟着我!难道你不……”

“我是您的车夫呀!”

“我说了,我讨厌别人抢我的话!!你是车夫就了不起了!我……”

“我没有了不起呀!您不要冤枉我!”

“…………”

“……………?”

“…………”

“……………?”

“…………”

“………您到是说话啊?”

“………我跟你没话说!”

从门口传来的对话,连丽娜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人了。她站起身来,想看看这到底是一对什么样的人,谁想,那个正在郁闷的主子正好撞上她。也许是车夫知道自己的主子很不高兴,主动的走到丽娜面前,鞠躬,微笑,“对不起,美丽的小姐,我的主子不是有意的,请您原谅。”

“你就是有意的!”

丽娜有点发蒙,按理说,这句话应该是自己的说的,可自己的嘴还没动啊?她顺着声音,慢慢扭了一下头,寻找这句话的主人。看见的是一件宽大的黑色罩头魔法袍,头罩里只看见一张嘴。身体不算高,差不多有175m,年龄嘛,二十三四岁。

“这应该是这个车夫的主子”,这是丽娜第一印象后的第一想法,但第二想法证明了一件事,“他居然抢我的台词!”――――证明她和他很像,真的很像!

这时那张嘴张开了,“你、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来气我的!”“您真的不能这么说,我真的没有气您,哦,我们是不是先向这位小姐道歉?”

丽娜又看了看车夫。普通的粗布开领衬衫,可以当文物的皮裤,早该扔掉的鹿皮靴,怎么看也不应该是那个很绅士的车夫该有的装扮。魁梧的身材,起码比她高两个头,满脸的胡渣,说明他有三十多岁了。

那张令丽娜讨厌的嘴又张开了“先把我们的倆问题解决了再……算了,跟你的问题一万年也解决不了。”然后,这个一点都没有主子样的主子找了个没人的桌子坐下,若无其事地喝起酒来。

丽娜是谁!一国的公主,从小到大,没人敢无视她的存在,没人敢不听她说话,没人敢不夸赞她的美丽,虽然现在这个国家只剩下一个城市!可现在就有个所谓的“主子”撞了她还不拿她当回事的人。丽娜那个愤怒呀,一对美丽的大眼睛可以喷出火来。她拔出她的爱剑,直指那个已经在心里狂骂而死的人。

突然,一股冰冷的寒气从身边爆发。她的剑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但那也是名匠打造的名剑了。但如镜面一样的剑身现在却好像蒙上了一层霜。“小姐,您的剑好像要碎了”一个犹如死神一般的声音从身边响起。空气好像凝固,温度降到谷底,人们的动作瞬间停止。喝酒人的杯子定在嘴边,任凭黄色的啤酒流在裤裆上,服务生两手的端着酒和食物,迈出去的脚不敢落地,围着一张桌子打纸牌的几个人,举着手中的牌,风吹走了桌面上的一堆牌却纹丝不动,气氛很是诡异。不止丽娜,在大厅里的所有人都不敢动,一动就要去和冥神下棋去,虽然除了那股寒气,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会这样,但他们就是知道,冥神在他们的身边正在摊开棋盘!

“好了,小巴,别那么吓人,我都跟你所多少次了。哎~我就说嘛,你的问题一万年也解决不了!”那个主子还是盯着窗外,喝着酒。

大厅又恢复原来的温度,但人们都好像和死神打了个招呼,全身大汗淋漓。丽娜战战兢兢的把剑挂回腰上,突然腰上一轻,随着“叮叮当当”的几声,她知道,她的剑碎了,不是断了,是碎了!她没有低头看,只是在调整刚才因为恐惧而错乱的呼吸。

“小巴,你现在好像应该道歉吧。”

“可您,刚才也没有道歉呀?!”

“你不是刚刚替我道歉了嘛!!!妈的,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讨厌别人不理解我的话!!”

“您不是讨厌别人抢您的话吗?”

“…………没事了,我们走吧,这里的气氛好像有一些怪。”

“哦,对,这里的气氛是有一点怪,我们换一家好了。”

然后两人在人们颤抖的身体和呆滞的表情下扬长而去。这时,丽娜的随从也把马车叫来了,他扶着丽娜,钻进马车,向着皇宫而去。大概两分钟后,旅店里传来谩骂声、摔杯声和打架声!

回到皇宫,丽娜总算从刚才的恍惚中恢复过来。再次暴走的她,在摔光了屋里所有的易碎品后,一个人去见自己的父亲。虽然皇帝不知道自己女儿刚才的表演,但现在还是在考虑她的将来和理想。老皇帝托着腮帮,看着走来走去的儿子说:“我亲爱的儿子,你想好怎么把你的妹妹送人了吗?”

“父亲大人,你不要把我说的就象是黑心的哥哥似的。就算我是,您同样也是个黑心父亲。还有,您昨天不是说就他一个人嘛,怎么今天就变成两个了?!”

“儿子呀,不要难为你的老父亲了,还是想想你妹妹吧。你知道,你是要坐在我的椅子上的,你没的选择。”老皇帝看了看眼神略有暗淡的儿子,接着说:“你妹妹不同,她有她的理想,如果现在不去努力,以后只能是政治中的一颗棋子。你的母亲就是因为政治嫁过来的,当然,我们以前就是很相爱的,但不要把你妹妹想象的和你母亲一样幸运。”

“母亲怎么了?”这时,丽娜刚好来。

“没什么,你的修行还好吗?”皇帝笑着问自己可爱的女儿。

“还不错,就是时间短了些。还有就是今天遇见个混蛋。”

看着自己美丽、可爱、狂妄、经常无理取闹的女儿恨恨的样子,皇帝的心里可是乐翻了,“嘿嘿~是谁惹了我的小公主呀?我把他砍了给你解气!”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样子,不过我还真想把他砍了!算了,爸爸,你叫我回来有什么事?”

“这几天有个重要的人来皇宫做客,父亲想让你见见。”皇子答道。

“啊,对不起,哥哥,忘了跟你打招呼了!”丽娜吐了吐小舌头,露出一副调皮的模样。

皇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是什么重要的人啊?还要让我们一家三口来迎接?”

皇帝看了看儿子,说:“到时你就知道了,这几天你就现准备准备吧。你下去吧,我和你哥哥还有点事。哦,对了,天晚了,去拜拜你的母亲,然后睡吧。”

“知道了,爸爸,那我去找母亲聊天去了,先走了。”丽娜蹦蹦跳跳往大门跑去,到了门口,转身向父亲和哥哥行了一个标准的晚安礼就跑走了。

“儿子,你刚才不让我告诉丽娜是什么意思?”看到女儿走远,皇帝问已经坐在椅子上的皇子。

“哎~父亲,想让他收下丽娜,是没希望了,不过要是让他把丽娜带走还是有可能的。”

“快说,快说,你有什么主意!”

“嘿嘿~那要看您的女儿,我的妹妹配不配合了,是这样的………………”

此时,丽娜不知道,她最亲爱爸爸和哥哥,正在为了把她送人,谋划着一个“惊天阴谋”,因为我们未来的剑圣正在写她的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