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卉,别动手,她毕竟是老师,我们是学生,学生打老师动手是野蛮的行为,让我来好好跟她谈一谈。”穆雪道。

  宋卉哼了一声,这才将郑琳放开,“有话快说,待会我也有两句话要和她讲。”

  郑琳这才松了口气,重新审视了一下面前的两女,她忽然发现对方好像都长大了不少,完全不是她印象中的小女孩形象。

  “郑老师,我真的对你很失望。”这时候穆雪说话了,“想不到平时你教导我们的那些,都是骗人的,你表面上道貌岸然,一肚子男盗女娼,打着不让我们早恋的旗号阻止我和叶飞谈恋爱,自己却用这种方式对他下手,叶飞才十七岁哎,属于未成年人,在法律上,你这叫诱奸知道吗?”

  如果此刻,叶飞在场,听到穆雪的话,表情一定会十分精彩。

  什么,祖宗十七岁,祖宗不知道几百个十七岁吧,说郑琳诱奸自己,这个倒是有点道理,毕竟自己喝酒一事是被郑琳用激将法逼出来的,但是如果说自己是未成年人,那可有点太扯了,祖宗如果是未成年人,世界上还有成年的吗?

  “穆雪,你想怎样?”郑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力使自己保持冷静。

  “老师,我要说的其实只有一点,那就是以后不要妨碍我和叶飞谈恋爱,给我们自由,另外你作为老师,请不要老是去纠缠叶飞,他毕竟是你的学生,你这样对我们很不公平,答应我条件的话,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否则,哼哼……”穆雪用上了一个略带威胁的口气。

  “否则怎样?”郑琳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否则的话,我会向宋校长报告你今天的行为。”穆雪从忽然从口袋中拿出一个手机,上面赫然就是一张郑琳推倒叶飞的暧昧照片,这照片正是刚才两人冲进来之前,穆雪偷偷照下来的,用她的话来说,这叫做抓住老师的把柄。

  郑琳一见穆雪手机上的照片,不由脸上立刻一红,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口中道,“好,穆雪,你好,真不枉老师居然让你做班长,这样信任你,你居然做出这种事来。”

  “哼,你有别的选择吗?”穆雪不屑道,“班长这个位置早就非我莫属,如果换了别人,你以为他干得住吗?”

  郑琳一阵默然,从现在穆雪的手段上看,也确实所言非虚。

  穆雪见到郑琳不说话了,以为老师低头,这才闪身给宋卉留了地方出来。

  宋卉一上来根本懒得说什么,而是一把再度抓住了郑琳的脖子。

  郑琳顿时又是一阵窒息,想要挣扎,却被宋卉身体顶住动弹不得。

  “郑老师,你是穆雪的班主任,可不是我的班主任,你管得了她,可管不了我。”宋卉可比穆雪的直接多了,干脆就和郑琳面对面,两人的鼻尖就在相隔不到一寸的地方。

  “我警告你,贱人,以后再让我看到你和叶飞在一起,我就要你的命!”宋卉一伸手,狠狠的在郑琳丰满胸口上掐了一把,痛得郑琳呲牙咧嘴。

  “你,你这是威胁我吗?”郑琳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就是威胁你,你又能怎么样!”

  宋卉冷哼一声,和穆雪两人转身出了房间的大门,之后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大步流星的走了,自始至终,两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郑琳咬咬牙扶着墙壁走出房间大门,今天这亏可吃大了,不止叶飞没有得手,现在连自己班里的班长已经都已经没办法管束,还被宋卉威胁,以后自己这个班主任可怎么干下去。

  想要就此辞职,却又心有不甘,毕竟全家人的经济压力都在自己身上,自己如果不干了,上哪里去找这样一份工作,整个中海,没有其它学校能像飞叶学院一样提供这样一份薪水了。

  不过自己到底是怎么搞得,怎么一和叶飞近距离接触就没法控制自己,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叶飞给自己下了什么迷药不成?

  不过从叶飞老是躲避自己的态度上看,这根本不可能啊!摸摸自己的脑袋,糊里糊涂的郑琳垂头丧气的往家里走。

  这边郑琳感到糊涂,那边叶飞却感到庆幸不已。

  以后说什么都不要和这个女老师单独在一起了,她说什么都不行!叶飞下定了决心。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次多亏了穆雪和宋卉两个,要不然自己恐怕后悔都来不及,叶飞不禁对两女产生了一点好感。

  等到回到宿舍,已经十点多了,叶飞看到宿舍的灯光还没有灭,进门一看,却见叶青手中正拿着一张花花绿绿的东西,兴奋的在床上打滚,不时还发出亢奋的嚎叫声。

  “怎么回事,叶青你这是怎么了?”叶飞不由有些奇怪。

  转头看看宿舍中其他几人,发现刘晓非,马辉,刘军华三个正将十分嫉妒的目光汇聚道叶青身上,简直恨不能上前痛扁他一顿。

  “到底怎么了,叶青精神病又犯了?”由于之前的失忆,叶飞很担心叶青的身体。

  却见叶青立刻反驳道,“你才神经病呢!”说着将手中的那张花花绿绿的东西递到了叶飞面前,得意的道,“你看!”

  叶飞低头一看,只见那上面写着“灵动四方——2012年林池灵中海演唱会”几个大字,下面则是一行小字:一排18号。

  叶飞不由有些奇怪,不就是张门票吗,这有什么稀奇?

  可是还没等叶飞开口,叶青如同闪电般的动了起来,一把就将门票夺了回去,死死的攥在自己的手中,生怕叶飞不还给他一样。

  叶飞看到叶青那贼眉鼠眼的样就来气,骂道,“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

  “什么,这都不算好东西,那什么才算好东西!”叶青闻言,一蹦老高,大喊道,“这可是林池灵演唱会的第一排黄金位置的门票,我好不容易才弄到的,到时候可以近距离接触林池灵了,说不定就能把她的签名弄来,知道吗,在网上,她的签名五千块一个呢!”

  就这小女孩,一个签名居然还能卖钱,难道是神仙画的符箓不成?叶飞有些不信,但看看旁边几人的神色,都是眼巴巴的盯着叶青手中的门票,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不由信了几分。

  “唉!”刘晓非立刻长叹一声,“林池灵演唱会在咱们学校办,咱们学校的学生每人都可以得到一张免费票,可是我们的都在三十排以后,还都是在边角上,只有叶青的居然在第一排,还是在座位的中央,能最近距离观看,那些座位本来都应该是老师或是校领导的,居然落到叶青这小子手里,这世道怎么这么不公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