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琳的身体立刻兴奋了起来,顺着这种感觉就靠在了叶飞的身上。

  叶飞本来想推开郑琳,但是一股灼热的感觉立刻身旁传了过来,让他的身体如同触电了一般哆嗦了一下,这种感觉又借助酒力完全渗透开来,闪电般的就侵入了他大脑的神经。

  如果是平时叶飞或许还能抵御这种诱惑,但是现在大罗金仙早就忘了一切,满脑子都是人生得意须尽欢,顺手一把就搂住了郑琳的纤腰。

  见到叶飞没有拒绝,郑琳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瞬间搂住叶飞的脖颈,狠狠一口就吻了上去。

  虽然是喝了酒,但是郑琳的酒量之大是这几瓶根本是不会醉的,只是在仙灵之气的吸引下,郑琳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使劲的亲吻着面前的叶飞,并且用自己的小舌头不停的吸允着,试图将更多的仙灵之气从叶飞的身体中吸出来。

  面对送上门来的极品美女,叶飞这时候也不客气了,在酒精的作用下,大罗金仙的控制力已经完全失去,自然毫不客气的享用起面前的美色来。

  郑琳越吻越是急躁,她总觉得两人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挡着,阻碍自己享受那种极致的快感,不由有些发狂,顺手便扯开了自己的衣服,开始冲着叶飞的衣服使劲撕扯。

  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很快郑琳和叶飞上身的衣服就已经被撕成了碎片,这一刻,郑琳感觉自己力气大得就像只野兽。

  两人上身的赤裸相见,很快就让更多的仙灵之气接触到郑琳的身体,郑琳只觉得浑身舒服得不住的颤抖,更是使劲的往叶飞身上挤去,甚至直接将叶飞挤倒在沙发上。

  嗯……呃……

  极乐的感觉之中,郑琳口中忍不住发出一身销魂之极的叫声。

  眼前的叶飞哪里还是那个不听自己教导的学生,分明就是个无比俊朗帅气的帅哥,这一刻,郑琳甚至产生了一个错觉,那就是面前的叶飞好似西游记中的唐三藏,而自己则成了对其垂涎三尺的女妖精。

  使劲将这些幻觉从脑海中驱赶出去,郑琳却又重新陷入无边的快感当中,这时候她再也不容许两人之间有所阻挡,一个发力,直接将自己和叶飞的裤子都扯了下来,丢到一旁。

  这个时候叶飞的下身也早已经忍耐不住的一柱擎天,郑琳如同迫不及待上前,一把将其抓住,对准自己的下身,就要往上坐去。

  叶飞哪里能容得她在自己身上作威作福,一伸手就想把郑琳推开,换做自己上位,好用自己的利器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深浅的女老师。

  可这个时候,房间中忽然传来一声轰然巨响。

  房间的大门忽然被人一脚从外面踹开,下一刻,两个人影出现在房间之中。

  郑琳吓了一跳,神智也略微清醒了一些,转头一看,竟然是穆雪和宋卉。

  此刻,却见两人脸上都面色铁青,再看看房间中郑琳和叶飞无比暧昧的姿势,都是一脸悻悻之色,似乎在说原来如此啊。

  穆雪赶忙冲到郑琳和叶飞身边,将郑琳从叶飞身上推开,恨恨的道,“郑老师,您还真是真人不露相,不让我们和叶飞谈恋爱,自己却对叶飞下了手,甚至还用上了灌醉这种下三滥招数,您就不觉得羞耻吗!”

  宋卉则双手放在胸前,一脸不屑的神色,“就您这样也能为人师表?我看你也是个伪君子而已。”

  “你胡说什么!”

  离开了叶飞的身体,再加上这时候叶飞被外物所扰,已经开始恢复控制力,将仙灵之力收了回去,郑琳的神情顿时清醒了大半,不由脱口而出。

  “还用我说吗,这不都是明摆着的!”宋卉指着郑琳的身体,冷笑连连。

  郑琳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是全身赤裸,不由一阵面红耳赤,急道,“不是这样的,事情不像你们看到的那样,我们不是故意的!”

  “郑老师,你把我们当傻子吗!”穆雪怒道,“居然还不承认,我什么都看到了,幸亏来的及时,不然的话,你刚才就得手了。”

  “这个……”郑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才的情况也确实是她想和叶飞发生关系,而且心情十分急迫,真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靠近叶飞就会这样情难自禁,好像决口的堤坝一样一泻千里,根本控制不住,这时被穆雪质问,顿时一阵结结巴巴。

  叶飞这时候也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心中不禁一阵暗叫好险,自己竟然上了这女老师的当,和她比拼酒量喝醉,幸亏穆雪和宋卉来的及时,不然的话,差一点自己就和这女老师发生了关系,一旦真发生了什么,后果不堪设想。

  想站起来离开,却发现穆雪和宋卉的眼睛都在往自己的身上偷瞧,不禁低头一看,却发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衣衫,小弟弟处于十分亢奋的状态,赶紧快速穿上了裤子,想要穿衣服,却发现已经被郑琳撕成了随便,只得叹了口气,摇摇头朝着外面走去。

  宋卉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两件风衣,看来是有准备而来,一件递给叶飞,一件丢给郑琳。

  叶飞本不想要,但想到这样出去毕竟不好看,于是道了个谢穿上,推门离开。

  郑琳穿上风衣后也想跟着叶飞离开,却被穆雪和宋卉一伸胳膊,挡在了房间之中。

  “你,你们要干什么?”郑琳望着两人心中一阵发虚,哪里还有平时飞叶学院王牌班主任的气势。

  穆雪关闭了身后的房间大门,房间中只剩下了她,宋卉和郑琳三人。

  “郑老师,我希望咱们好好谈谈。”穆雪面色十分郑重。

  “谈,谈什么?”郑琳问道。

  “哼,要我说狠狠教训一顿算了!”宋卉一把卡主郑琳的脖子,立刻将她按在身后的墙壁上。

  抡起动武,郑琳哪里是宋卉的对手,立刻吓了一跳,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本来宋卉是学生,郑琳是老师,在学校中校规严格,宋卉是绝不敢和郑琳动手的,但是现在的情况,郑琳自觉理亏,又是在这个地方被对方抓了个正着,所以竟是不敢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