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看过去,那图案好像一只展翅高飞的凤凰,隐隐的发出淡淡的光芒。

喵喵从镜子上看到自己小腹上的这个图案,顿时就有些发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自己弄上去的吗,自己以前究竟是个什么人啊,身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图案?

手臂轻轻的在凤凰身上拂过,那图案竟如同真正的凤凰一般有一种羽毛的触感,喵喵心中奇怪,从脚向上一路摸上去,一直到了凤凰的头,却不料这个时候那凤凰的眼睛忽然一睁,喵喵的手臂如同被针刺了一下一般,顿时淌下血来。

“啊!”喵喵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外面的老婆婆听到喵喵的叫声,立刻来到浴室门口,道,“孩子,出什么事了吗?”

喵喵赶忙道,“没事,没事,婆婆您放心好了。”

老婆婆这才道,“小心一点啊,有事只管叫婆婆,别不好意思,婆婆会给你帮忙的。”

喵喵听了,顿时连声答应。

那疼痛仅仅是短短的一瞬,等到洗完澡后,喵喵手臂上的血已经止住了。

穿上老婆婆给找她的衣服,喵喵从浴室中走出来,真是如同清水芙蓉一般,漂亮得不得了。

老婆婆一见,顿时口中大赞,“姑娘,你可真漂亮!”

喵喵听了老婆婆的夸奖,忍不住有些脸红,道,“婆婆,多谢你的衣服。”

老婆婆道,“不用客气,这是我孙女的衣服,她已经出国留学去了,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意思,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当这里是你家一样,需要什么就在家里拿就好。”

老婆婆显然十分善良,虽然家里的情况也不怎么好。但还是尽力帮助喵喵。

喵喵看了一下老婆婆家的情况,也是有些感动,口中道,“婆婆。我现在自己也有点弄明白自己的情况,等我想起来自己的家在什么地方,我就搬走,在这之前,我只好在您这里暂住几天,真是麻烦你了。”

老婆婆道,“不麻烦。不麻烦,喵喵你就在这里住下吧,反正我孙女出国了,我一个人在家住着也怪闷的,你愿意给我做个伴,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喵喵听了,心里越发感动,和老婆婆又聊了一阵。得知老婆婆姓周,的子女都已经过世,唯一一个孙女正在英国留学。现在老婆婆每天早晚在外面开个小杂货摊,靠着卖货的收入支持孙女留学,日子过得也十分不容易。

喵喵听了,顿时大起同情之心,口中道,“婆婆,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不如从明天开始,我到摊位上来帮你的忙,就算是我付在你家的房租。你看怎么样?”

老婆婆闻言,顿时道,“住着就住着,你留下也是和老婆子做个伴,不要房租的,外面摆摊太辛苦。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还是不要干了。”

喵喵听了,自然执意不肯,两人争了一阵,老婆婆见到喵喵坚持要给自己帮忙,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

这个时候,叶飞已经在天河路附近连续转了好几圈,却是一点都没有师父东方妙的线索。

大徒弟杨鹤在托梦给自己的时候,已经把师父东方妙现在的容貌画面传到了自己的脑中,可叶飞怎么找也没有发现。

既然自己一个人不行,叶飞打算多找几个人帮忙,干脆直接把李诚叶、赵广元,霍启山几个徒弟一起找了来,再用笔画出来师父东方妙的形貌,让他们帮着在附近寻找。

李诚叶当即将叶飞画下的师祖东方妙的画像用公司最好的彩色复印机复印了下来,发动了几句全集团的力量来寻找东方妙,同时也在各大报纸和媒体上发布了寻人启事,荀诺发现后许以重金酬谢。

赵广元和霍启山更是亲自拿着画像用神识在附近寻找,在他们看来,师祖不灭真人,身上的修为震惊天地,即便被封印了实力,剩下的气息也一定不难发现,谁知道几天找下来,竟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他们哪里知道,这次不灭天尊东方妙算是遇上大麻烦了,不仅功力被封住,就连记忆也是失去,加上在老婆婆家生活也比较封闭,老婆婆每天在外面辛苦,回来几乎不怎么看那些报纸或是杂志之类的东西,所以东方妙竟是不知道有人正在寻找她。

再加上老婆婆见到东方妙长得太漂亮,怕她惹麻烦,所以每天带她出去摆摊的时候,都给她打扮一番,给她戴个墨镜或是带着帽子围脖之类的东西,这也导致看过东方妙画像的人也未必能认出她来。

所以几天下来,叶飞和他的徒弟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想到师父被打下凡尘时天地之间发生的异状,叶飞就有些担心师父的状况,会不会受伤,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可是如果找不到师父所在的踪迹,那么这一切也都是白搭,为此,叶飞不由大为着急起来,冲着手下弟子也是一阵大发雷霆,让他们拼了自己的老命去找。

……

与此同时,喵喵似乎已经习惯了在老婆婆家的生活,每天帮着老婆婆一起早出晚归,日子倒是过得十分充实。

这一天早上,外面雾蒙蒙的,喵喵刚想和老婆婆出门,老婆婆随后给了喵喵一个口罩,开口道,“孩子,现在外面空气污染很厉害,他们都说什么PM2.5超标严重,我老婆子也不大懂,但是他们给了我几个口罩,说是带上它就可以预防的,你也戴上吧。”

喵喵本来不想带这么口罩,但是知道这是老婆婆的好意,于是收了下来,戴在了脸上,这样一来,别人就更无法看到她的容貌了。

早上五六点钟的时候,天还蒙蒙亮,周围一阵冷风吹过来,天气还显得有些阴冷。

老婆婆虽然常年摆摊,身体倒也硬实,看到喵喵柔柔弱弱的样子,心里顿时对她不太放心,口中道,“孩子,今天你歇歇吧,还是婆婆自己来吧。”

喵喵笑道,“婆婆,这怎么行,我都已经起床了,难道你还叫我回去睡觉吗?”

说着便拉着老婆婆,等来到早市,摆好摊位,天基本上已经亮了。

这个时候早市上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

由于早市上的东西价格比较便宜,所以周围的居民大多都这个时候来进行采购,买一些蔬菜水果或是其它的日用品。

老婆婆今天批发了几箱香梨来卖,见到老婆婆和喵喵来到早市,周围几个摊主顿时道。

“周老太,又和你孙女来摆摊了?”

“今天批来的香梨不错啊!”

“你真是好福气,我家那个儿子在家好吃懒做,什么工作都没有,还说什么都不肯来帮忙。”

“周老太,你们俩干嘛老戴着个口罩,这样不憋闷啊?”

……

老婆婆赶忙道,“这孩子可不是我孙女,只是这几天临时来给我帮忙的,口罩是人家给的,说什么能防PM2.5,你们说那是个什么东西?”

“好像是和大起污染有关的,谁知道呢!”

“别管了,要我说现在人活着事儿就是多,反正我是不管,活够了拉倒。”

“老李你舍得现在就死,你老婆孩子可怎么办?”

“我就是说说,就这个世道别活得太仔细,累!”

几人一阵瞎聊,喵喵也客客气气的和他们打了招呼,几人见到喵喵的态度温柔可亲,虽然还不太会干活,但是人却很勤快,都开始出言大赞起来。

“你看,人家周老太太就是好命,随便都能找到个这么好的帮手,还不要工资。”

“可不是嘛,我家那个懒小子,每月给他两千他都不来,就在家里打麻将。”

“要是这孩子是我闺女就好了。”

“也不知道这闺女长得俊不俊,老是这么蒙着脸。”

几人拿着喵喵一阵开玩笑,倒是惹得她脸上一阵发红,越发不肯揭下口罩下来了。

这个时候,有个中年妇人来到了老婆婆和喵喵的摊位前,见到她摊位上的香梨不错,忍不住问道,“多少钱一斤?”

老婆婆道,“三块五一斤,十块钱三斤。”

中年妇人道,“贵了点吧,那边摊上都是十块钱四斤的。”

老婆婆赶忙道,“不贵不贵,我这里的是正宗库尔勒香梨,所以就要贵一点,他们那个不是这个品种,所以便宜。”

什么叫库尔勒香梨老婆婆也不明白,只是听说那批发的商贩说出来的名字,说这犁个虽然不大,但是却比其它梨甜。

中年妇人道,“你们这些梨看起来都差不多,你的个还小,还卖的贵,我不要。”

老婆婆道,“不买不要紧,您尝尝,尝尝就知道这犁怎么样了。”

说着便拿出小刀,从一个梨上割了一小块下来,递给那中年妇人,道,“您尝尝就知道了,我这个梨,是真的甜!”

中年妇人一尝,还真是不错,顿时点头道,“那好,给我来十五块钱的。”

老婆婆称了四斤六两给她,中年妇人拿着走了。

老婆婆转头对一旁的喵喵道,“孩子,你看到了吧,东西就是这么卖的。”

喵喵连连点头道,“婆婆,我懂了,下一个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