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一日,正式上开学的第一天。

  安静了一个假期的飞叶学院顿时开始热闹起来,一辆辆价值不菲的豪华跑车经过学院,将一名名家境优越的男女学生送到了学校的门口。

  虽然飞叶学院的校规规定必须穿校服,不得染发,但是却对其它装束并没有强行要求,所以这些家境富贵的学生,十个倒有九个背着路易威登、迪奥,爱马仕的包包,佩戴着哈里温斯顿或是宝诗龙的首饰招摇过市,不像是来上学,倒像是来逛街或是炫富的。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帅哥或是美女,并且数量众多,原本就是花一样的年纪,不打扮都不算差,加上家庭富有,又舍得花钱买化妆品,甚至是请名师打理,打扮出来的效果那自然是极为养眼的,一路走过,在中海学院的门口,甚至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引得不少路人眼前一亮,也忍不住驻足观望起来,发出现在的中学生,就是不一样的感慨。

  只是正当路人感慨的时候,一个相貌普普通通,衣服穿得土里土气,脚下一双拖鞋,背着个像麻袋一样的包,留着板寸头,一路东张西望,一看就知道没见过世面,不知道从哪个山沟沟里出来的年轻人,正溜溜达达的向着飞叶学院的大门口走去。

  这年轻人就是叶飞了,对他而言,什么名牌根本就不知所云,鞋子只是为了自己穿着舒服,好看什么的根本不重要,所以他根本懒得选,随手从路边摊拿了一双拖鞋,合脚就成,那些金银钻石首饰,在叶飞眼中更是垃圾,比修炼用的灵石差远了,甚至还不如自己在炼气期时用的最低级的法器。

  如果自己想要什么名牌,凭着飞叶集团的实力,自己的弟子甚至会把几个鞋城或是珠宝店的收藏都给他搬来随便他选,但叶飞可没觉得在这上面浪费时间有什么必要。

  只有自己背上那个麻袋包,是有来历的,那是个仙家法宝乾坤袋,是叶飞以前修炼时炼制的,里面有一个操场大小的空间,叶飞将一些日常需要用的东西都装在里面,用着十分顺手,也跟着他也有一千多年了,之前来得急,把他落在东海崂山中的洞府,昨晚就是回去取的。

  今天第一天正式上课,叶飞特意压制了自己的气息,弄得自己像个土包子一样,他身为大罗金仙,身上自有一股仙灵之气,这种气息一旦散发出去被凡人吸收,不止能够强身健体,还能够治愈疾病,所以对凡人有着惊人的吸引力。

  若是不加控制,一般凡人根本无法抵挡这种吸引,叶飞刚下山的时候就发生过这样的事,一个多年胃痛的老人偶然吸到了他身上的仙灵之气,一下子病就全好了,口中喊着仙师,追着他跑了半里地,叶飞虽然很容易就将他摆脱,但这里毕竟是学校,行事诸多不便,自己在和叶青混熟之前,实在懒得去惹这些麻烦。

  只是叶飞的这幅打扮和周围的场景却是太格格不入了,身上还穿着校服,脚下拖鞋,身后背个麻袋,压根不和潮流,简直就像个偏远山村出来的穷小子。

  几乎所有人都向他投去了鄙视的目光,那些帅哥美女更是老远见到他就避之不及,唯恐沾染到他身上一丝一毫的气息,可作为当事人的叶飞却丝毫不在乎,凡人的审美几千年来经常随着时代而变化,而他一颗道心却恒久不变无比坚定,所以凡人的眼光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他关注的只是叶青。

  不过说实话,大罗金仙叶飞虽然俯视众生,蔑视天下,几千年来都是兴之所至,任意为之,活得痛快无比,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郁闷过。

  凭借着他牛逼的实力,叶飞在过去的两千年岁月中,行事无往而不利,做事从没失败过,即便有些波折,他也是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从来不曾拖泥带水,犹豫不决,但是现在面对自己的小孙子却一点都不知道该什么办才好。

  打打不得,骂骂不得,毕竟人家从来就没见过自己,没法接受自己祖宗的身份也可以理解,自己总不能在对方身上使用暴力,逼着对方认自己,再说人家做孤儿那么多年,你都没管过人家(尽管不是叶飞故意的),现在用得着人家了,人家凭什么就得认你,你算那根葱!发生这种情况也是正常,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叶飞挠挠头心道,现在也没什么好招,只有先深入叶青的生活看看,找找共同爱好再想办法了。

  毫不理会众人鄙视的目光,叶飞大大咧咧的进了校门,朝着教室的方向走去。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面前是整个一排樱花树,一座西式的二层小洋楼位于其中,红色的瓦片,橙色的墙壁,还有汉白玉的雕塑建筑,整个高一级部都位于其中,楼道十分整洁,墙壁上到处都挂着伟人和科学家的画像。

  “知识就是力量”,“如果给我一个支点,我能够撬动地球”,“三人行,必有我师”……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顿时扑面而来,这里一切对叶飞来说都是那么新鲜。

  他已经有两百年都没下山了,最近的这两百年,也是人间变化最大的两百年,甚至比过去整个两千年变化都大,让叶飞几乎都不认识了。

  在走廊里三拐两绕,叶飞正感叹着,高一·六班的门牌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转身走了进去,里面已经坐了差不多一大半高一·六整个班级有四十个座位,分成四个组十排,座位都是事先排好的,大多是男女混坐,这个时候,座位上已经坐了大半。

  叶青坐在第二组第六排,叶飞看到他的身影,直接走了过去。

  “你别过来!”叶青一见叶飞朝着自己走来,有坐在自己身旁的趋势,立刻叫道。

  “喂,我说你小子,怎么阴魂不散的老跟着我,一个班,一个宿舍就罢了,不会连课桌都靠在一起吧,你要是乱坐座位小心我让老师把你赶走啊!”

  叶飞一出现,他的心里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加上之前发生的“巧事”,叶青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可叶飞偏偏就是哪里都没有去,直接坐到了他的身旁,还冲他笑了笑,那意思就是和他说,你看吧,祖宗还是和你这小孙子一起的。

  不会吧,叶青险些晕了过去,急忙去前台查座次表,却发现自己的同桌真的是叶飞。

  “你,你……”叶青结结巴巴的道,“直说好了,你,你这样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地,不要使什么阴谋诡计,我,我可不吃这一套。”

  如果和叶飞同一班级同一宿舍还能说是巧合,那么这会同桌又又怎么说?

  一时间叶青只觉得心里发毛,往旁边靠了靠,想尽量离叶飞远些。

  叶飞见了不由有点生气,让你这小孙子成仙,那是天大的机缘,几辈子都难求的事情,别人就算跪在祖宗面前求祖宗,祖宗都未必答应,现在你遇上了居然还害怕,难道本祖宗还能害你不成。

  只是见到叶青这样的反应,叶飞,知道说了对方也是不相信,干脆也懒得再多说,反正以后在一起的时间长着呢,祖宗教导你这小孙子的机会多得是,倒不差这么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