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道,“什么人,你们这么多人都拿不下,还要祖宗出手?”

韩凌霜皱眉道,“是一个女人,很强的女人,她的名字叫阴丽华,我们警方曾经对她进行过调查,却发现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她的档案,所以我们怀疑,这个名字很可能不是她的真名。”

叶飞心中估计韩凌霜也是为了阴丽华的事情来的,只是他对于韩凌霜,也是有些头痛,虽然实力上自己可以将其完全压制,但是叶飞向来不是那种滥杀的人,对于这么一个追了自己两千年的女人,她若是总捣乱,自己可以教训一下,但是若是杀了对方,叶飞还做不出来。

想到这里,叶飞开口道,“祖宗为什么要帮你,祖宗不干。”

韩凌霜似乎是猜到了叶飞的回答,立刻道,“叶飞,我知道我们以前有些误会,我可以向你道歉,只要你这次能帮我,以后中海警方将会是你最好的朋友。”

叶飞道,“祖宗不需要警方的朋友,祖宗想办什么事办不了!”

叶飞说这话一点没吹牛,先不说叶飞无敌的实力,遇到什么事情,就算自己懒得去干,叶飞把事情丢给李诚叶等几个弟子,这几个弟子哪个不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也立刻会为他将事情妥妥帖帖的办好,甚至根本不用叶飞自己动手的。

再说了,想要成为大罗金仙的朋友,可不是谁都有资格的,两千多年以来,真正有资格成为叶飞朋友的。历史上凤毛麟角,没有几个,像李诚叶这种,都只能算是叶飞的晚辈而并非朋友,由此可见叶飞朋友的门槛之高可不是谁都能做的。

听到叶飞如此“狂妄”的话。韩凌霜不由眼睛中冒出一丝怒火,只是下一刻,想到了自己这几天所受的屈辱,韩凌霜还是强忍了怒火下来,口中忽然患上一个幽怨的口气。“叶飞,你是不是还在为我们以前的误会而生气,嗯,若是你肯帮忙的话,你想怎样报复我随便你吧。”

韩凌霜经过了阴丽华这件事也算是想明白了,这次万幸,阴丽华时间不够。还没有来得及对自己下手,自己还是处女,倘若下次再落到对方手中,自己苦守多年的东西万一被对方夺去,那自己可就后悔莫及了。还不如趁着现在,找个喜欢的给了……

再说叶飞从打架这件事上可以看出,待人相当有数,绝对不会像阴丽华那样滥用力量,所以自己和他以前虽然有所敌对,但是他却还是个可以信赖的人。

韩凌霜这话语气相当暧-昧。叶飞一听顿时就是浑身一个激灵,赶忙摇手道,“别。别,你千万别,祖宗不会报复你,你也别对祖宗随便,咱们两个人之间,清清楚楚。天日可表。”

叶卉在旁边听到这里,也忍不住生气了。她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居然当面就这么公然那自己的那个什么做条件请叶飞出手,这个女人,简直太过分了!

这一刻,叶卉忍不住道,“韩小姐,你怎么能这么做,请你自重!”

叶飞这会不愿意叶卉在一旁搅合,立刻道,“你给祖宗回屋去,这没你的事情,你不许出来!”

叶卉对于叶飞这话,那是相当气愤,不过,叶飞既然说话了,叶卉也不好再留在这里,只得气鼓鼓的回到了房间,将房门猛得一关,发出一声巨响。

下一刻,叶飞叹了口气,转头对韩凌霜道,“你现在知道了吧,祖宗是不会帮你的,你快点回去吧。”

韩凌霜这一刻真是满肚子的郁闷,一双大眼睛含着泪瞪着叶飞,那神色简直就是委屈中含着几分幽愤,幽愤中含着几分屈辱,屈辱中含着无奈,再加上一股后天产生的柔弱女子的气质,立刻就生出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让叶飞看着也是有些心中不忍。

“叶飞,我都这样了,你还不肯帮帮我吗?”韩凌霜立刻低头哭了起来,一张俏脸真是梨花带雨。

“那个……阴丽华……真是变态!”

“她……居然用那个……对待人家。”

“被她捉去的这几天,我被她……从深夜一直折磨到凌晨,每次都必须我彻底屈服才行。”

“我刚被救出来的时候,站都站不起来了。”

“她……呜呜……是个魔鬼”

“那时浑身都是伤,到现在都没有好完全。”

“我向天发誓,一定要找她报仇!”

……

叶飞道,“慢点,慢点,这可是你和她的事,和祖宗没关系……”

任凭韩凌霜怎么说,叶飞都不想趟这趟浑水,只是这个时候韩凌霜这么一哭,顿时引起了里屋叶卉的同情,她虽然被叶飞赶进了里屋,却是没有走来,隔着大门继续偷听,这个时候,再也无法忍耐,立刻冲了出来。

之前叶卉虽然对韩凌霜这种献身求助的做法十分不齿,但是现在听到韩凌霜的哭诉,顿时同情之心大起,加上自己之前也被阴丽华捉住过,领教过她的变态,这会经过韩凌霜这么一哭,让她对阴丽华很有些同仇敌忾的感觉。

叶飞道,“小丫头,你捣什么乱,快点给祖宗回去!”

“不,叶飞,你这次一定要帮帮韩小姐,这个阴丽华,也确实太过分了!”叶卉这一回没有停叶飞的话,口中立刻叫道,看架势很有些叶飞不同意就誓不罢休的意思。

叶飞顿时就有些头痛,对叶卉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别瞎捣乱!”

叶卉被激起了侠义心肠,道,“怎么和我没关系,这个阴丽华,确实是很变态嘛!”

韩凌霜见到叶卉这时候肯出言帮自己,心中顿时觉得是个机会,立刻从沙发上站起,上前几步,来到叶卉的面前,哭着道,“小叶姐,你就可怜可怜我,帮帮我吧,这不仅是帮我,还是帮助以后无数无辜的人,只要阴丽华那个变态还在逍遥法外,那么以后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受害,要知道除恶就是行善啊!”

叶卉听到这个,立刻更加坚定了帮助韩凌霜的想法。

下一刻,叶卉目光坚定的望着叶飞,口中道,“叶飞,你这次一定要帮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