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沉声道,“不对,是复活了”

刚才阴丽华的身体忽然一动,他就感到对方的身体里脉搏一阵加速,记得龟息功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就是修炼者快要苏醒的时候。

原本阴丽华一直在用棺材壁上灵石中散发出来的灵气来进行修炼,那些灵石,还足以支撑阴丽华修炼千年,叶青提前将灵石舀走,倒是阴丽华失去了修炼的灵气,所以立时便开始苏醒了过来。

什么,复活?

叶青忍不住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一个躺在棺材中一千多年的女尸居然会复活,以前他别说见过就连听都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感觉到对方的脉搏越来越快,叶飞终于叹了口气,想想还是先离开吧,虽然事隔千年,自己可不想再见她一面,史书都传闻阴丽华乃是一代千古贤后,贤良淑德,有母仪之美,可全世界的人其实都被她骗了,只有叶飞知道她是怎样一个人,因为只有叶飞亲身经历过阴丽华对他的追求,那可真是一场疯狂的追逐,比起她来,现在什么林池灵、穆雪、郑琳之流的主动简直就像是小儿科一般。

阴丽华对他用情之深,简直可以用至死不渝来形容,叶飞之所以后来回山,找不到自己后人固然是一个原因,其实另外一个原因便是阴丽华的疯狂追求。

原本以阴丽华的容礀,追求她的人自然不在少数,不用说当时的权贵富豪了,就连雄才大略的光武帝刘秀也不免对她动心,但是阴丽华这奇女子的眼界也是极高,一般凡俗男子都不放在眼中,管你什么权贵富豪,帝王将相,全部放在眼中,独独却看中了特立独行。行事随心所欲的叶飞。

从第一次见面便一见钟情,此后狂追不止,即便是叶飞冷言拒绝,也是痴心不改。弄得叶飞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每次见到她都用神通远遁,却引得阴丽华幽怨不已。

后来叶飞遍寻后人不到,心灰意冷回山修炼,另一方面也为了躲避阴丽华话的追求,因为在叶飞心中,无人能和师父相提并论。阴丽华即便再美,自己也不能够接受她。

至今叶飞还记得阴丽华对自己说得最后一句话,“叶飞,我知道你神通广大,可我这辈子跟定你了,你一天不接受我,我便跟着你一天,一年不接受我。我便跟着你一年,倘若你一直躲着我一千年,我便是变成鬼。也要追随你一千年”

直到今日,叶飞原本以为时隔两千年,阴丽华的尸体恐怕已经都变成一堆枯骨,这段往事终于可以画个句号,所以才来刘秀的陵墓来看看故人,那知道居然还能见到阴丽华,并且棺材中的她,居然靠着龟息功修炼了千年,即便龟息功提升功力的速度很慢,但是这么两千年下来。阴丽华的一身功力恐怕也修炼得世所罕有,这样一来,以后恐怕还是个大麻烦。

对于阴丽华,叶飞其实有很复杂的心理在里面,一方面他也是男人,对于阴丽华的礀色并非不动心。但是自己要飞升去见师父,便绝对不能碰她,另一方面,阴丽华对自己情根深种,当年的苦苦追求,也是让自己觉得有负与她,所以自从叶飞第一眼看到阴丽华的躯体开始,就皱起了眉头,心中矛盾不已。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叶飞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心中一股莫名的情绪升起在心中,两千年前的一幕幕再度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倘若阴丽华这次复活,不再执着于自己,去重新开始生活,那么自己的良心也算得到了宽慰,倘若阴丽华对自己的那份情感依然是千年不渝,那么自己以后该怎么办,又如何去面对她,这一刻,叶飞真是感到头痛无比。

“老祖宗,我们要去哪里?”这个时候,叶青忍不住问道。

下一刻,只见叶飞抓起叶青的衣领,身子一闪,脚下匪夷所思的走了几步,整个人和叶青的身影便消失在大厅之中。

而片刻之后,大厅的一角,叶飞和叶青的身影重新出现,而他们所在的地方,正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那石棺的位置。

叶青不由道,“老祖宗,我们在这里,不会被她发现吗?”

叶飞道,“只要你不出声,这里是大阵的死角,她永远不会发现我们在这里的。”

“哦。”叶青不由点了点头。

下一刻,棺材中再度发出了一声响动。

“呼哧,呼哧,呼哧……”一阵急促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叶飞知道,那是龟息功醒来的千兆。

叶青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那不可思议的一幕,一时间也是心脏一阵狂跳,他可并不知道龟息功的事情,千年古尸还能够复活,以前他即便在电视上,也是看不到这样的新闻。

一只纤细的手臂忽然从棺中升起,落在棺材的一边石壁上,下一刻,只听棺中发出一阵珠宝碰撞的声响,阴丽华的身影依然从棺中坐了起来。

似乎是对自己周围这些珠宝对自己身体的束缚不满,阴丽华随手将自己身上的佩戴的珠宝首饰扯下,从棺中站立了起来。

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脖颈,阴丽华的目光在厅中一转,见到周围依然尘封多时的场景,口中忍不住发出一阵自语,“也不知道这一回在里面躺了多久,一千年,两千年,还是三千年?外面的世界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

幽幽的发出一声叹息,阴丽华感到身上一阵酸痛,不由开始试着活动一下自己的四肢,可这个时候,她的一身白绸长衫已经彻底在周围的空气中腐化变质,很快就变成一片片灰色的碎片,从她身上落了下来。

刹那间,阴丽华竟是全身,露出完美到了极致的身礀。

叶青刹那间惊呆了,刚才阴丽华躺着的时候,他的注意力都在哪些陪葬的珠宝上,完全没有注意到阴丽华的容貌,而现在阴丽华的一切却是完全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一双宝石般清澈的眼睛,娇翘挺拔的小鼻子,柔软饱满的红唇,轮廓优美的脸庞,丝般如瀑的黑发垂落到膝盖的后方,全身皓白如雪的肌肤,优美浑圆的修长、饱满高耸的胸部,还有腰碴美诱人的曲线,配上白玉般纯洁无暇的手臂,整个人如同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唔……”下一刻,叶青口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异响。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阴丽华立刻把视线转移到这边的方向,叶飞眉头一皱,伸出一掌立刻将叶青打昏,悄无声息的提在手上。

使劲摇了摇头,阴丽华还以为是自己的脑袋中出现了错觉,以前她修炼这种龟息功的时候也出现过这种情况,记得第一次修炼醒来的时候,她甚至觉得有一只鸟在她脑袋中不停的叫着,刚才那声声响,大概就是如此吧,阴丽华如是想。

顺手摸了摸棺材的棺壁,阴丽华赫然发现上面的灵石已经不见踪迹,秀眉微皱了一下,阴丽华又是一阵自语,“有人来过?”

下一刻阴丽华的手臂忽然放在棺材内壁的另外一个位置,微微感觉了一下,口中忍不住道,“奇怪,一共四个人,但是都在迷宫里打转,没有人能过来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思索片刻,阴丽华依然得不到答案,索性不再去想,毕竟这一睡千年,自己的脑袋现在还有不太灵光,这一刻,阴丽华决定还是先出去看看。

身形一闪,阴丽华立刻朝着叶飞来的方向闪身而去,那速度之快,虽然还比不了叶飞,但是在一般凡人眼中,已经算是神鬼莫测。

叶飞见到这一幕,心中忍不住一阵感叹,一睡两千年,阴丽华现在的功力已经到了筑基后期巅峰的实力,只要愿意,马上就可以结丹成功,进入金丹期,从此之后,笀命可增千年,可以想象的是,自己以后的一千年,恐怕都不会太安生了。

叶飞这边正感慨,那边阴丽华已经经过了布在通道中的仙家阵法,见到秦教授、铁柱、刘贺和赵妍的装束,顿时就是一愣,心说这是什么奇装异服,自己这一睡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外面的世界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

想到这里,阴丽华便想忍不住出去看看,但是自己身上,现在一丝不挂,跑出去恐怕不妥,于是阴丽华一个闪身便又回到了之前石棺所在的大厅。

在大厅中翻了一阵,所找到的衣衫无不见风氧化,变成了灰色的碎片,竟是没有一件能穿的,阴丽华见到这一幕,不由立刻撅起了嘴巴,显得有些不高兴。

只是片刻之后,阴丽华似乎想到了什么主意,刚想离开,一个转身就转了回来,下一刻,她从棺材中取出一个不起眼的戒指,戴在了手指之上,然后伸手一挥,那棺中的众多手势珠宝便消失不见,整个棺材也变得空空如也。

叶飞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心中一动,芥子戒指想不到阴丽华竟然也有这种仙家宝贝。、,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