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新学年正式开学的前一天。

  考试一结束,负责叶飞考场的监考老师,王大成就气呼呼的从考场出来。

  身为飞叶学院的教导主任,学校的第二号实权人物,王大成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个学生,而且还是个高一新生,居然不服从考试纪律,还敢对自己使用暴力,这种学生简直就是败类。

  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校长室,王大成似乎仍然沉浸在刚才发生的一幕中,嘴巴都气歪了。

  “宋校长,真想不到,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学生,简直就是学校的耻辱,废物,垃圾,无赖,流氓,害群之马……”教导主任一脸狰狞,咬牙切齿的道。

  “怎么回事?”在王大成的面前,一张红木的书桌后,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皱眉问道。

  书桌上整齐的摆着两摞文案和书籍,这中年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很有些儒雅的气质,是飞叶学院现任的校长,当地著名的学者和教育家宋教仁。

  “宋校长,我强烈要求将这名学生从我们飞叶学院开除出去,如果他在,我们飞叶学院以后必将不得安宁!”教导主任王大成几乎是扯着嗓子在喊了,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恼火过。

  “慢慢说,不要激动。”宋教仁看上去依然沉稳,很有些不怒而威的大家气度。

  王大成看到校长这付架势,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就有些发虚,语气也平缓了许多。

  “宋校长,真不知道今年的招生办是怎么回事,居然连这样学生都弄进来了,我甚至怀疑这个叫叶飞的学生甚至连初中都没上,您看他的考卷!”王大成将叶飞的一摞考卷递到了宋校长的手中,一摞红色的零蛋赫然在目。

  岂止初中,大罗金仙叶飞那是连小学都没上过,他只是在以前的数千年中,是读过一些私塾,所以认得繁体字,简体字也差不多能触类旁通的看明白,但是各种现代学科,那是压根碰都没碰过。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学生,不学无术,狂妄自大,问题多得令人发指!”

  其实这个叫叶飞的学生成绩到底有多差,倒并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关键是这个学生居然一点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还对自己使用暴力,弄得自己在全考场的学生面前都出了个洋相,这让教导主任的王大成感到大丢面子。

  在王大成的记忆中,自从自己到了飞叶学院,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学生,还没有一个敢于当面顶撞他的威严,更别提使用暴力了,这次居然遇到这么个极品,想想他对待自己的方式就让自己感到心惊肉跳,这种学生简直就是败类中的败类,那是一定不能留的,自己非拼了老命将他赶出学校不可!

  “不行!”宋校长想都不想,立刻摇头道。

  以往王大成身为飞叶学院的教导主任,深得宋校长的信任,宋校长对他的建议几乎是言听计从,但是这一次,王大成完全没想到,宋校长根本就不听他的。

  “为什么,校长,你看他的分数……”王大成一脸不解的道,“还有他的资料表,不好好填不说,居然还自称祖宗,活了两千多岁,如果不是故意捣乱,那就是狂妄自大到了极点,我严重怀疑他的精神状况!”

  “现在的学生,身边各种媒介多,接触东西也比较广泛,所以思维比较活跃,个性也强一些,这份调查表也确实恶搞了一些,这样的学生,我们更要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把他教好,不能轻言放弃,这才是我们飞叶学院一贯的教育理念,所以你的这个意见我不能同意。”

  似乎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宋校长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眼镜,道。

  叶飞个性强倒不假,只是什么媒介却是根本就没接触过,宋校长这么说只是找个理由而已。

  叶飞正是他亲手安排到飞叶学院读书的,关于叶飞的背景,其实他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是飞叶集团总裁李诚叶老爷子亲口对自己的安排的,并且李老爷子也对自己说过,这个叫叶飞的学生的性格很有些特别,喜欢自称祖宗,日常行事也比较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但却让自己不要去管他,尽量给他自由,就算捅出什么篓子,也由自己来搞定。

  宋教仁校长接到这个安排,起初很有些不理解,因为飞叶学院向来是一所管理严格的学院,接收这样一个学生,还不能去管,实在是给自己找麻烦,但宋教仁最终还是将这个学生接收了过来,因为说到底,飞叶学院不过是飞叶集团旗下的一个小产业,集团董事长的命令根本不由得自己不服从。

  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这样的学生,你来教教试试,王大成没得到宋校长的认同,心中窝火,一阵腹诽。

  “宋校长,不止如此,这个学生居然还公然对老师使用暴力,如果不把他开除,以后学校里的问题学生有样学样,学校的纪律何在,老师的尊严何在?”

  王大成涨红了脸,挥舞着手臂继续申诉,很有些不把叶飞开除誓不罢休的味道。

  “王大成,我们身为教育工作者,遇到有问题的学生,不能总是用将其开除来解决问题,你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师,难道还要让我告诉你怎么做吗!”这个时候,想不到宋教仁校长一拍桌子,反倒有些怒了。

  若是董事长安排的事情自己都完不成,以后自己这个校长也就别想当了。

  “这个……”

  王大成顿时目瞪口呆,一直以来,在他的印象中,宋教仁校长平时脾气极好,极少发怒,现在居然为了这么一个问题学生和自己拍桌子,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是宋教仁校长下面的话却让王大成更是吃惊,“以后这个叫叶飞的学生,你就不要管了,他愿意在学校里做什么就做什么,由得他好了,你非但不能将他开除,并且处罚也不行,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了,说了你也不明白,王大成,你记住了吗!”

  什么,教导主任王大成瞪大了眼睛,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算是有背景的学生,也不至于这样吧,飞叶学院以前也有不少家里非富即贵的学生,可从来也没见到宋校长这样为其大开绿灯的,这根本不是教育,而是放纵。

  “就这样吧,你记住这一点就够了,其他的不要多问,你只要照着去做就行了,现在出去吧,我还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做。”宋校长向着王大成挥了挥手,丝毫不客气的结束了两人的对话。

  王大成无奈之下,只得一脸愕然的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校长室,望着王大成离去的身影,宋教仁校长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一下,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叶飞的身份,李诚叶老爷子对自己下这个命令的时候,自己几乎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止如此,李诚叶老爷子还要自己尽量满足叶飞的各种要求,让叶飞在学校中享有充分的自由,不要去管他,对于这样的安排,宋教仁校长也是生平第一次遇到。

  真不知道这个叶飞到底是什么背景,难不成是某家高干子弟或是军区首长的孩子不成,宋教仁看了看手中的考卷,苦笑了一下,即便是这样,也不至于这样放纵啊……宋教仁校长忍不住摇了摇头。

  不过他既然是飞叶集团总裁李老爷子安排下来的任务,就算是再怎么没道理,自己也得不折不扣的完成,因为如果不是李老爷子当年的知遇之恩,自己还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民办老师,拿着微薄的薪水,一天天的混日子,哪有现在一校之长的地位,而著名教育家和学者的名气,那更是要靠人捧的。

  正当宋教仁校长对叶飞的身份十分费解的时候,叶飞却正在为考试的事情恼火不已。

  “这都是些什么操蛋考题!”

  学院的操场上,叶飞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破口大骂。

  弄那些鬼画符干什么,施法吗?叶飞身为大罗金仙,都没觉得上面有什么法力。

  老是欺负小明,让人家做这做那,这不是欺负人吗?

  自己打仗打输了,丢人现眼不说,居然还要考本祖宗赔了多少钱,简直耻辱到了极点,叶飞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这个。

  周围静悄悄的,考试已经结束了,今天是八月三十一号,学校报到的日子,考完摸底考试,学生们大多回去了,操场里没有什么人,叶飞的声音传出去老远。

  老远感到校园一角的树后,似乎有个身影正在偷偷的望着自己,叶飞顿时怒道,“什么人在那鬼鬼祟祟的,给本祖宗滚出来!”

  听到这话,那人立刻从树木之后探出头来,脸上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却是个身材消瘦,衣着华贵,须发皆白的老者。

  “师父,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