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老弟,这么样?”叶绍钧问道。

“古老面红神疲,舌红少苔,汗出粘手,喘促日久,呼多吸少,满闷如塞,心脉细虚。古老本身素体阳盛有狼虎之气,又久处阳刚之地,火气积累,无从宣泄,症若火烧,体不流汗,一股名火,憋在了胸口。年轻时候,古老尚可压制,随着年纪的增长,胸口越痛越烈,加上古老年青时受的枪伤,直接打穿肺部,伤了肺部经络,当时没有很好的治疗与调理,如今是越来越难压制了。”陈宇不慌不忙地分析着古老的病情。

“这次古老外邪侵袭,风寒之邪,侵袭肌表,内阻于肺,肺热壅盛,热不得泄,内郁于肺,等于是火上浇油,最后像叶老哥说的那样气火烧心,元气大伤。”

听完陈宇的分析,古老有些惊叹地看着陈宇,然后看着叶绍钧。

“古老,您的情况我可是一点也没有透露,陈老弟今天是碰巧来我这抓药,我看了他的药方十分感叹,交流之下发现陈老弟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医术却是不可斗量啊!于是就把他给请来了。”叶绍钧在一旁说道。

“如此说来,小友可真是医术奇才,医术高超啊。”古老说道:“那老头子这一把骨头就交给你好啰!”

“首长,请您三思啊!”警卫员还是坚持反对。

“小勇,没有什么好担心的,陈小友的医术我们是有目共睹的,我告诉你,不要轻视任何来自普通群众中的人,天朝自古就有许多传奇人物大隐隐于市。”古老气概显得十分豪迈,又语重心长地对自己的警卫员说。

“陈小友,可不要见怪。”对啊,像古老这样位高权重的人对于地下世界怎么会不了解呢?对于国内很多江湖奇人,江湖门派又怎么会不了解呢?

“古老,怎么会呢?您可是我崇拜的偶像,叫我小友,真是折杀小子我了,叫小子我小陈就行了。”陈宇淡然而不显谄媚地说道。

看着似乎噴噴不已的警卫员,陈宇真的是一点也不在意,人家也只是忠于值守罢了。

“古老的病正虚邪实相互错杂,当以攻邪扶正,降阳泻火,滋补阴气,清化肃肺,辅之以针灸打通肺部阻塞的经脉,调理全身阴阳平衡。”陈宇走到旁边古香古色的书桌旁,书桌上早就磨好的墨汁芸芸散放着一股清香,铺好的宣纸白碧无暇。

陈宇大手提起毛笔。而警卫员看着这小子很不顺眼,那可是首长用来练习的笔墨,那可是自己花了一大早才磨好的墨汁,怎么可以让那小子使用?警卫员张开口正打算叫住陈宇,却见古老轻轻摆手示意不要打搅那小子。警卫员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下了。

而陈宇洒脱的在漆黑如玉的砚台里一沾墨汁,整个人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仿佛古典诗书里走出来的不羁洒脱的书生,大笔一挥,笔走龙蛇,就聚精会神的写起了方子。

良久,陈宇把写好的方剂交给叶绍钧,“好字,好字!没想到,陈老弟,你还是多才多艺啊!”

“哪里哪里?拙作难登大雅之堂。”陈宇谦虚地说道。

“字的总体大气磅礴,结构框架之间又透露出一股桀骜不驯的灵性,似乎又透露出一种飘逸淡雅之气,粗看是一个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细看是一个傲气冲天的绝世霸主。”古老接过陈宇写下的处方道:“好字,确实是一副好字。没想到如今这个大多数人写钢笔字写得都是歪七八拱的年代,还有对我们天朝传统书法这么精通的年轻人。”

“古老,您是谬赞了。”陈宇苦笑:“小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小子最多也就登堂入室而已。”

“叶老哥,现在也不是讨论字的时候,麻烦你抓好药,然后文火熬制成汤,在我给古老针灸之后再给古老复用。”

“哎呀,老弟你的字太引人入胜了,一下子我就把这正事给忘了。”叶绍钧道:“我这就去吩咐。”

哎!要是我的乾坤金针现在能拿出来,这样的病症小菜一碟,三两针下去,就全好了。

“叶老哥,麻烦给我一套金针。”陈宇没办法只有向叶老哥借用了。

叶绍钧把自己身上的金针递给陈宇:“用我这一套吧。”

“古老,麻烦您放松躺在病床上吧!”陈宇走到床边帮古老解开上半身的衣服,接着运用秘术手法飞快地推拿古老的上身经脉,古老身体变得通红,仿佛火烧过一样。陈宇反复推拿古老的肺部,没有一丝内气,推拿真的是太费力了,效果也不大好,古老也不由自主的疼痛得汗流浃背。

警卫员看到这样的情景,连忙上前打算阻止陈宇:“你到底在干什么?”

叶绍钧赶紧拦住警卫员,解释道:“你不要激动,陈宇这是在推拿活血,疏通经络,为呆会的针灸做准备,由于使用的是秘术,所以陈宇也十分吃力,不要去打扰他。”

警卫员看到陈宇也气喘吁吁的样子,没有再鲁莽了停下脚步,口中威胁道:“要是首长有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陈宇没有理会警卫员的话,他好不容易推拿完毕,接着快速的五根拿出金针,把金针准确无误的飞射到古老的各个穴位,不差一丝一毫,再接着左右两手分别各持四根金针,有如风驰电掣一般,眨眼,八根金针就扎在古老身上的各个方位。

然后陈宇不慌不忙地一丝不苟地把剩下的金针全部都插在古老的身体上。

“没想到!没想到啊!”叶绍钧看到此情此景似疯似癫:“我早就已经想要到啦!”

“想道什么?”警卫员看到叶绍钧如此模样,紧张地问道。

“五行八卦阴阳针!”叶绍钧十分惊奇:“真的是五行八卦阴阳针!没想到竟然没有失传。”

“什么是五行八卦阴阳针?”

“五行八卦阴阳针,分五行,聚八卦,颠阴阳,判生死,是传说中神医孙思邈流传下来的针法,不知后来怎么失传了,没想到今日竟然亲眼看到有人使用这种针法。”叶绍钧解释道。

最后的一瞬到了,陈宇屏住呼吸,意守丹田,神识深沉,调动身体内的一丝能量,双手有如抱握一个缓缓旋转的太极,将两手上的金针同时扎在古老的身上。这时候古老身上的五行八卦阴阳针仿佛充满了生机活了一般,陈宇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古老被阻断的经脉正缓缓被疏通。

过了一刻钟,陈宇按照特定的方位依次将金针拔出。“咳咳!”古老就忍不住吐出一口黑血,那卡在肺部几十年的淤血终于被清理出来了,古老的脸色变得异常红润。

“怎么样了,首长?”警卫员特别担心道。

“呵呵呵呵,几十年了,从来没有这样好过。”古老由衷地感叹道:“小宇,真的谢谢你。”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 virtual=“/fragment/6/”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 (微信号wap_17k),《重生之龙潜都市》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 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