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老百姓呀,今个真高兴……”陈宇哼着歌,三步并两步就跨在猛兽哈雷摩托上,手上抚摸着她每一寸肌肤,忍不住心潮澎湃。

“那个,这位大哥。”老实汉子来到陈宇的身边对陈宇说道。

陈宇无语地看着这位老实的汉子,高大魁梧的身材,带着忠厚老实而成熟的脸庞,从哪里看出我比你还大?

汉子摸了摸脑袋,嘿嘿的傻笑了几声,由衷的感谢并鞠躬道:“谢谢你。你真是大好人。”

陈宇看着汉子问道:“小事,小事,没什么的。刚刚那些人欺负你,你怎么不还手?”

汉子说:“姐姐叮嘱过,不准我出手打人,姐姐说我出手太重,会把人打伤的。姐姐说我皮糙肉厚的,吃点小亏不碍事,吃亏是福。”

老实汉子说起自己的姐姐似乎是很自豪:“你看看,姐姐不是说对了吗?我这不是没事嘛!而且还遇到了好人。果然还是姐姐说得对,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比坏人多得多。”

陈宇看着老实汉子只是拍了拍自己身上被踢的一些灰土,原本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现在伤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陈宇清晰地看着汉子手臂上淤青的伤痕正迅速的消散,最后手臂上一点淤青的痕迹也没有,仿佛原本就没有受过一点伤痕。

陈宇眼睛里闪过一丝异样:“难道他是……?”

“你姐姐说得对,好人不能打。”陈宇看着老实汉子说道:“不过,你以后遇到刚才那些人就放心揍他,他们都是坏人,知道吗?”

老实汉子傻笑着慎重地点了点头:“嗯!”

陈宇发动起哈雷,准备体验一下风驰电掣的感觉。

老实汉子拉住陈宇。

“怎么?”陈宇疑惑地问。

“可以带我去医院吗?”老实汉子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不知道去医院的路。”

陈宇决定帮帮这个汉子,“你姐姐得的是什么病?”

“我也不知道,姐姐今天回来突然就晕倒了还吐血了,无论我怎么喊都没有反应。着急之下,我就一个人出来找医生了。”

“上来吧!”陈宇对汉子说:“我是医生,你们住在哪里?带我去帮你姐姐看看吧。”

“真的?”汉子喜出望外。

“快点,时间不等人。”

“我可以坐你的车?”汉子唯唯诺诺地说道:“我真的可以做你的车?”

“怎么啦?”陈宇问道。

“除了姐姐,从来没有人接纳过我,从来没有人对我好过,他们都讨厌我,他们都欺负我,他们都说我是一个傻子是一个怪物,他们从来都不准我触摸任何他们的东西,他们怕我毁坏他们的东西。”汉子嘟囔道。

“好了,没什么的,快点上车吧!”陈宇说道:“再不上车,你姐姐的病就更严重了。”

汉子一听陈宇这么说,连忙跳上陈宇的摩托车,在汉子的指引下,陈宇来到雨花市郊区的一处破旧的棚户住宅区。

这里到处都是老旧的房屋,漆黑而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水沟,狭小阴暗的弄道,密密麻麻的房屋,来来往往的形形**的各式各样的人,组成这一片繁华都市之下的贫民窟。

陈宇随着汉子在这一片棚户区东拐西弯,穿过一条隐蔽狭小的弄子,走到一处棚户前。

还没有进去,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了一道虚弱的声音:“王二麻子,李二瘸子,你们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哈哈……当然是想干你了!”一道**而邪恶的声音传来,让人听过后全身起鸡皮疙瘩。

“对啊!妹子给我哥俩快活快活,保管你欲死欲仙。”另一个声音为虎作伥道。

“我呸!你们也不瞧瞧你们两自己那副德性。”汉子的姐姐说道:“快离开我家,不然……”

“我们哥俩再怎么也比你那笨蛋弟弟强!”

“不然怎么样?还想靠你那傻子弟弟,他那傻子早就被我骗走了!现在你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的。”嚣张的声音传来。

“你要是想叫的话待会你就尽情的叫吧!哈哈……”

屋里传来一阵阵**到极点的声音,汉子听到这些声音,原本忠厚老实、温顺得像一头憨牛的汉子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头意蕴雷霆之怒的凶猛狮子。

汉子一脚就把门给踹飞了,猛然冲了进去,犹如下山猛虎。王二麻子、李二瘸子一听到门被踹飞的声音,整个人就被吓得面色惨白。然后陈宇只听到屋内“啊”“啊”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陈宇进去到了屋内。

这才晚了也就十几秒而已,汉子前脚进屋,陈宇后脚跟上,那两个嚣张的废材已经躺在地上了,鼻青脸肿,血肉模糊的,明显进的气多,出的气少。

看到这样的情景,看来汉子的姐姐果然有先见之明,出手太重,怕把人打伤。这哪是把人打伤啊?几拳下去,人都快打死了。

“忠厚!”躺在地上努力想要站起身来的汉子的姐姐着急的喊道。汉子的姐姐虽然一身粗布麻衣,但仔细一看还是一个东方古典式的大美女,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娇艳若滴,花容月貌像是出水芙蓉,难怪引人窥窃。

原来老实汉子叫忠厚。哎!看着躺在地上的王二麻子、李二瘸子,叫你们欺负老实人,老实人不发威,一发威断手断脚就叫你终身难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逆鳞, 这时候老实汉子大概因为被触及到内心最珍贵的东西,似乎整个人都变得凶残狂暴起来。他的身体骨骼在嘎子嘎查的响,肌肉好像膨胀剂一样快速膨胀起来,连身体上的血管里的血液都可以清晰的见的在快速流动。

老实汉子的衣服全都被撑破开来,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声音,全身的气势威压狂暴无匹。

陈宇心里闪过一丝慎重,这可不行!汉子似乎已经失控了,威压还在不停上涨,这哥们要是发狂了,以哥现在的状况等他完全变身那还不是上菜!

陈宇准备趁他还没完全变身,内运丹田,血贯心间,脑泥丸朦朦胧胧好似混沌中有一丝灵光,伴随着陈宇的呼唤,身体里那一丝丝能量运行起来。

陈宇踏斗布罡,身行如燕,转眼就出现在汉子的身后,双手循脊上行,按住玉枕天明穴,口中发出如雷鸣般的“嗡嘛呢呗咪吽”佛家的六字真言。六字真言也叫大光明咒,听者所有意念之无明、愚痴将被净除,可获得无量智慧,可化一切嗔、痴、恶为无量慈悲心。

暴虐的汉子沉浸在六字真言之中,陈宇隐隐约约仿佛看到有佛陀悬在汉子身后拈指一笑。汉子快速膨胀得身体渐渐又恢复原样。

“我勒个去,累死我了!” 虽然看起来就似乎是一会儿的事,但是陈宇累得都快昏了过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 virtual=“/fragment/6/”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 (微信号wap_17k),《重生之龙潜都市》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 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